摘要:本文通过对我国目前城市设计运作体系中城市设计编制和城市设计实施两个阶段中存在的不同问题和观点的深入分析评价,认为城市设计应充分考虑我国城市建设的具体特点,与我国城市规划体系充分结合,在城市设计编制类型划分中采用两分法:整体城市设计和局部城市设计;在城市设计实施体系中采用融入型城市设计和独立型城市设计相结合的 “双轨制”模式,以兼顾我国城市快速发展过程中效率和质量的双重目标,建立务实的城市设计运作体系。

关键词:城市设计运作体系、独立型城市设计、融入型城市设计

城市设计虽然 “没有简单的、单一的、广为接受的定义”,但可以说城市设计的内涵包括理念和操作两个层面。所谓 “城市设计古而有之”主要是指理念层面的城市设计,而操作层面的城市设计则是20世纪中期在美国伴随着”城市美化运动”(The City Beautiful Movement)而产生的,这也是现代城市设计的滥觞。现代城市设计是城市规划体系中,较为重视城市的美学、舒适、活力、特色等方面,以逻辑分析为基础,以三维形态设计为手段,以广义综合为特点的社会实践过程。现代城市设计继承和发展传统城市设计的理念,是一种以操作层面为主的城市设计,更加注重与城市建设体系的结合。乔纳森·巴奈特(J.Barnett)针对纽约城市设计的具体研究和实践,提出 “一个良好的城市设计绝非是设计者笔下浪漫花哨的图表与模型,而是一连串都市行政的过程,城市形体必须通过这个连续决策的过程来塑造。因此城市设计是一种公共政策的连续决策过程,这才是现代城市设计的真正含义”。

从20世纪80年代“城市设计”(Urban design)概念引入中国以来,城市设计作为城市建设体系中对城市体型与空间环境形态引导控制的有效工具,在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等方面都取得了较大发展,对美化城市环境、增强城市活力和塑造城市特色产生了重要作用,并逐渐介入到城市建设管理中。但城市设计在中国的发展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如城市设计概念混乱、城市设计编制缺少规范和城市设计实施缺乏保障等等。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城市设计没有较好融入我国现存的城市规划体系,建立务实的城市设计运作体系.

城市设计的运作是运用控制、激励和保障等实施工具作用于城市体型环境形成的过程,城市设计的编制和城市设计的实施是相互承续、共同作用的完整的城市设计运作过程中两个相对独立的阶段。城市设计的运作过程是依据城市发展目标,确认城市体型环境的设计概念和原则,通过相关的设计方案、导则和管理政策等工具加以实现的过程,城市设计的运作过程是城市设计从编制到实施的完整过程。

  • 探索务实的城市设计编制体系

城市设计编制是依据城市设计目标分析和综合城市发展现状及问题,确认城市体型环境发展的概念设计,并据此制定方案设计,研究相关的准则和政策的过程。这一过程要求把众多的因素如城市发展的目标、城市的现状和问题、城市发展及过程的预测、城市体型环境的各类组成要素及其相互关系加以分析综合,形成城市设计概念乃至实施工具。

卢济威先生认为城市设计编制包括概念设计(方案设计)和政策制定两方面的内容。概念设计(方案设计)的步骤为:依据总体规划研究城市发展要求、调研城市现状、寻找环境资源和建立设计目标;政策制定是根据城市社会、经济、生态、行为、美学、管理等因素,构思实现目标的手段和途径。

1.国内城市设计编制类型观点分析

国内学者通常认为城市设计编制类型有两种分类方法,即三分法和四分法。

1)三分法:把城市设计分为三种类型,其中又有三种分类方法

王建国先生在《现代城市设计理论与方法》中把城市设计按照对象规模分成三种类型:城市级城市设计、分区级城市设计和地段级城市设计。城市级城市设计:指整个城市的物质空间形态和形体空间设计,包括景观体系、空间结构、天际轮廓线和艺术特色等内容;分区级城市设计:指居住小区、街区、城市标志性节点空间和城市中心商业区设计;地段级城市设计:主要指由建筑设计向城市环境延伸的设计领域。从工作的内容看,这种分类方法的地段级城市设计已不属于城市设计范畴,它从研究建筑单体出发,是扩大的建筑环境设计,本质上属于建筑设计的范围。虽然从广义上讲,建筑物、路面铺装、小品设计等也包含一些城市设计的内容和城市设计的思想,但城市设计的任务并非这种终极形态设计,而是对工程设计提出控制准则,故两者不能等同。

扈万泰先生在《城市设计的运行机制》中对应法定规划把城市设计分为三种类型:区域城市设计、总体城市设计和详细城市设计。 区域城市设计:研究区域范围自然环境与人文景观资源的特色构成,发展区域整体的形象特色,研究区域城镇体系的综合形象效果和各城镇的风格特色,来确定各城镇的城市设计任务;总体城市设计:从总体层次对城市的结构形态、竖向轮廓、视线走廊、开放空间等城市形态环境系统的要素进行宏观构筑,把握城市的总体格局。同时还要对各类功能区环境、建筑风格、色彩、材质及环境小品、设施等各类环境要素提出总体控制导则。详细城市设计:详细规划阶段又分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修建性详细规划两种类型,城市设计也在这两个层次中分别具有不同的特点和不同的作用方式。 “在编制城市规划的各个阶段,都应当运用城市设计的方法……”。这是我国城市规划与城市设计一体化传统的基本特征。这样的观念把“城市设计贯穿于城市规划的各个阶段”作简单化的处理,将城市设计以设计方案形式一一对应于各个阶段的城市规划工作,实际上并没有辩明城市设计是“二次设计”和政策过程的本质。

《城市规划资料集·城市设计卷》中,将城市设计分为区域发展战略及总体城市设计、城市局部范围的城市设计、节点城市设计三种类型。总体城市设计与区域发展战略相联系,研究的对象包括经济区域、流域、海岸带以及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区域,以及城市,包括大城市分区规模的城市设计涉及的地域,是宏观的城市设计;城市局部地区城市设计的研究范围由一个毗邻的一组可见的、可感知的视域或城区组成,是形成城市意象的基础,就其规模而论,可视为中观的城市设计;节点城市设计的研究对象泛指城市中功能、运动、活动、视线汇聚的焦点、地点、场所,包括广场、商业中心、重要建筑(群)地段或基地、特殊保护地段,特殊意图区(SPD)、对外交通广场等,是微观的城市设计。在这种分类体系中,区域发展战略被提到突出的高度,看作总体城市设计的一部分。但将区域发展战略纳入城市设计分类中,可能会由于政策性过强而使城市设计明显偏于城市规划方面,造成概念内涵的混淆。而城市局部地区城市设计和节点城市设计则在概念上存在明显的交叉现象,在某种情况下不容易区分。另外,由于所谓的“节点城市设计”所定义的空间概念比较单一,可能会与某些单项设计相混。

2)四分法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2001年编制的《城市设计实施制度构筑的框架(草案)》将城市设计分为四大类:区域城市设计、总体城市设计、城市重点片区城市设计和城市重点地段城市设计。区域城市设计:是指研究区域范围内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的关系,把握区域的整体形象特色,确定区域城镇体系的总体特色和各城镇的风格特色,确定各城镇的城市设计任务,形成合理的区域与城市特色环境;总体城市设计:是研究城市的风貌和特色。对城市的历史积淀、文化传统、资源环境和风土人情等风貌特色进行挖掘提炼,有机组织到城市发展策略中去,创造鲜明的城市特色;城市重点片区城市设计:对城市的重点地区(商业中心、商务中心、行政中心等)、城市特性街区(历史文化保护区、传统风貌街区、城市滨水地区、居住小区等)、城市开敞空间系统(公园、广场、步行街等)、城市骨干轴线(城市历史轴线、城市景观干道、城市景观带等)等方面在整体形态、空间结构、人文特色、景观环境以及人的活动所进行的综合设计;城市重点地段城市设计:对城市重点地段或重要节点的环境空间形态,包括建筑体量、建筑高度、建筑界面、容积率、公共开敞空间、建筑风格和色彩、绿化配置及人文活动等城市设计要素进行深入研究和具体组织,为引导场地设计、建筑设计和环境整治,提出相应的开发与保护的控制要求和意象性方案及管理细则。

这种分类方法后两种城市设计类型在定义和内容上均有重复之嫌,它们往往表达了同一层次的概念;如果以面积来区分二者,面积界限的设定又将是一个难题。而且,当城市面对大范围的区域研究时,所考虑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以一种观念而非设计行为来影响研究工作,很难从整体空间环境上对后续设计行为做出有效的控制与引导。

 

2.探索务实的城市设计编制类型体系

从编制层面看城市设计的分类,三分法和四分法中的有些城市设计类型存在难以界定的问题,而且微观层次的城市设计容易与扩大的建筑环境设计混淆,因此建议采用吴良镛先生两分法的分类方法,把城市设计分为整体城市设计和局部城市设计两种类型。

整体城市设计相当于前述城市设计分类中的区域或者城市级别的总体城市设计,是从城市总体层次对城市的结构形态、竖向轮廓、视线走廊、开放空间等城市形态环境系统的要素进行宏观构筑,确立城市的总体空间格局。局部城市设计则涵盖了前述城市设计分类中分区级和地段级城市设计、局部范围和节点城市设计、城市重点地段和城市重点片区城市设计等等。整体城市设计和局部城市设计的界定依据不仅仅体现在设计范围的面积规模有所区别,更体现在设计内容、设计深度和设计目标的不同,可以清晰的界定这两种城市设计类型,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根据设计对象的不同特征,局部城市设计又可分为导控性城市设计和工程性城市设计。导控性城市设计和工程性城市设计都是引导和控制城市三维形态分类的“二次设计”。这两类局部城市设计的分类标准不是设计范围的大小,而是设计对象和设计目标的特征。如果局部城市设计的开发主体和设计意图不明确,这类城市设计多由政府组织编制,偏重于策划性、控制性和引导性,城市设计成果预设的弹性较大,对城市设计导则的要求较高,这类局部城市设计为导控性城市设计。如果局部城市设计的开发主体较明确,无论是政府投资行为还是私人投资行为,城市设计的意图都较明确,则城市设计虽然仍为“二次设计”,但设计成果预设的弹性可稍小,更注重实施性和技术性,这类局部城市设计为工程性城市设计。这两种城市设计各有自身特点。工程性城市设计的实施一般具体落实在逐个项目的建设上,实施性强,这在城市环境改善的初期,对提高城市的环境质量有一定帮助,起立竿见影之效。但随着市场经济影响加大,导控性城市设计的实施将越发重要,是实现高水平城市整体环境的保证。城市整体形象的形成更多地依托于导控性城市设计在较长时间维度里的实施。

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特殊类型城市设计。其一是概念性城市设计,主要是指整体城市设计或局部城市设计前期的设计方案构思,为城市设计的编制寻找可供遴选的可能方案。

QQ截图20150105134923

目前我国进行的多数城市设计国际咨询就属此类。其二是要素型城市设计,主要是对整体城市设计或局部城市设计的单项要素进行的城市设计。如城市步行系统的规划、城市夜景体系的规划和城市广场体系的规划等。

  • 探索务实的城市设计实施体系

城市设计的实施是把城市设计对体型环境综合安排的意图、理念,通过对城市建设活动的引导控制,而付诸实践的过程。一方面,把城市设计的意图和设计原则显化于具体的建设活动之中,使其成为城市整体环境形成过程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通过城市建设活动中各方面的参与,建立起在体型环境中共同遵循并相互制约的规则,使它们在获得各自利益的同时,也完成其在整体城市环境中应该起到的作用。

1、国内城市设计实施的观点分析

1)城市设计的阶段论:完全独立型城市设计

这种观点的理论基础是认为城市设计是城市规划与建筑学的中间领域,对应于这样的理解就有城市设计在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之间编制运作的阶段论观点。中国台湾学术界较多观点也是认为都市设计是位于都市计划和建筑管理之间的环节,都市设计的编制与都市计划有交集,而都市设计的实施审议却是与建筑管理有交集。

这种观点把城市设计从规划编制中独立出去,肯定了城市设计独立实施的可能性,即独立型城市设计。但把城市设计当作一个中观层面的工作,忽略了城市设计可以在宏观层面――城市整体空间环境特色的塑造、引导和控制上发挥巨大作用。而且这种观点与我国业已形成的总体规划-详细规划的城市规划体系较难衔接,似乎在详细规划阶段之后再增加城市设计阶段较为多余。

QQ截图20150105135053

2)城市设计的全程论:融入型城市设计

这种观点认为城市设计的范畴正在逐渐拓展,从城市的局部地段,向城市的总体环境发展,不但应解决微观层次的环境问题,还要从宏观、中观等更大范围来研究与解决问题。把城市设计贯穿到城市规划的各个阶段,建立起城市设计与城市规划各阶段的对应关系。培根指出“任何地域规模上的天然地形的形态改变或土地开发,都应当进行城市设计。因此应该对应于城市规划及其管理的各个层次开展相应的城市设计工作,并纳入城市规划一并实施”,这种观点倡导的是融入型城市设计。

融入型城市设计与城市规划各阶段直接的一一对应的观点实际上否定了城市设计独立实施的可能性。融入型城市设计的实施依托于其所对应的法定规划造成各阶段城市设计成果必须转化为所对应的指标体系较为局限的法定规划成果,造成设计信息的损失,大大削弱城市设计的实效。而且,把城市设计成果完全转化为主要是以二维平面图和抽象的数字指标为表达形式的成果,会使规划管理人员无法从感性上进行把握,容易造成在空间环境和形态及形象上的管理失控。对于不懂得专业知识和术语的市民来讲则更难以参与和监督。

 

2、探索务实的城市设计实施体系

鉴于完全独立型城市设计在我国城市规划体系中尚无法律定位,而完全融入型城市设计的实效较差,所以建立适应我国城市规划体系特点的务实的城市设计实施体系尤为重要。在城市规划范围广泛实施城市设计的模式在城市发展已经处于相对平稳阶段的欧美发达国家

QQ截图20150105135211

是现实的,但我国正处于快速城市化时期,必须兼顾城市发展的效率和城市建设的质量,除个别城市外,城市设计的广泛实施尚不具备条件。目前,控制性详细规划已成为我国管理和实施规划的最直接操作平台,它通过对用地、开发强度和设施配套等的规定来保障城市建设的科学合理性。所以较为务实的城市设计实施体系应为 “双轨制”体系,城市一般地段采用融入型城市设计,城市设计研究的成果融入到对应的法定规划的成果,如控制性详细规划。在城市重点地段则应独立实施城市设计,由城市设计直接独立引导工程设计,即独立型城市设计。独立型城市设计包含但不限于控制性详细规划的内容,保证城市设计的目标得以较全面地实现。

结论

城市设计运作体系包括城市设计编制和城市设计实施两个相对独立而又相互关联的两个阶段。城市设计编制是一个对体型环境的综合设计过程,而城市设计实施则是把确定的设计逐一分解为便于管理的具体要素来加以指导和控制,通过各项具体管理活动的开展,协调城市建设中涉及的多种利益冲突,实现城市设计的目标。

在城市设计编制层面,采用两分法分类方法,即整体城市设计和局部城市设计;考虑设计对象的不同特征,将局部城市设计又分为导控性城市设计和工程型城市设计。在城市设计的实施层面,采用融入型城市设计和独立型城市设计并行的务实的“双轨制”城市设计体系。使城市设计真正融入城市规划体系,获得城市设计实施的法律保障;真正纳入城市管理体系,获得城市设计实施的管理保障,从而建立务实的城市设计运作体系。

参考文献:

1、Jonathan Barnett, Urban design as public policy: Practical methods for Improving cities. Architectural Record Books, 1974

2、卢济威,城市设计机制与创作实践,东南大学出版社,1

3、李少云,城市设计的本土化,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

4、文小琴,城市设计分类探讨,同济大学硕士论文,2002

5、庄宇,城市设计的运作,同济大学博士论文,2000

6、林浩,城市设计实施的组织管理,同济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1.3

7、邹德慈,有关城市设计的几个问题(讲课提纲),城市设计培训研讨班资料,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等主办,1998